•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1-08-27

    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據真實歷史事件創作。根據創作的需要,小說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六章 川江浪急險灘多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圖2)

      郭軍長等人與陳誠特使趙順堯周旋。插圖:魏聞聲

    1

      解放軍進軍大西南的風聲一日緊似一日,為加強反共防共體系,作好川南“淪陷”后與共產黨長期打游擊的準備,七十二軍參謀長許亞軍,瀘城專員、保安司令兼瀘敘警備司令部黨政軍聯席會議副主任羅熙之,這兩個老牌軍統特務聯合游說建議郭爾桂在警司下面成立三個警備分區。郭爾桂其時正在暗中爭取反蔣軍官,為解放軍入川時起義作準備,表面上卻大談國民黨腐敗無能,沒有前途,自己將和弟兄們走第三條路線,今后上山打游擊同共產黨戰斗到底云云,裝出一副和共產黨勢不兩立的積極樣子。聽了許、羅二人的建議,權衡再三,覺得這是個進一步離間本來矛盾就很深的西南長官公署張群長官和四川省主席王陵基關系的機會:七十二軍及瀘敘警司直歸西南長官公署統屬,而瀘城等四川第某某區行政督察專員又歸王陵基直轄,如果在川南的瀘城、敘府、自貢成立配屬于瀘敘警備司令部的警備分區,那么,明面上看,張群實質自己可以直接插手上述地區的權力順理成章,王陵基對這些地方政權事務的影響力將會削弱,不但可以加劇張、王之間的矛盾,還可造成政出多門、讓地方政權無所適從混亂不堪的局面,一俟大軍入川,利于起義。屆時川南解放,龜兒子們還上山打什么游擊?當流寇待斃去吧!

      于是,郭爾桂計上心來,順水推舟地采納了許、羅二人的建議,向西南長官公署發出了成立警備分區的請示電,得到了張群的首肯。

      八月的一天,瀘敘警備司令部在瀘城召開警司黨政軍聯席會議,郭爾桂在會上宣布警司下屬之瀘城、敘府、自貢三個警備分區和長寧指揮所正式成立。任命羅熙之、彭光漢、卿云燦分別為上述三個分區司令,許亞軍為長寧指揮所司令。在一陣掌聲中,三個被任命為警備分區司令及許亞軍等人,心中暗自竊喜,以為分割郭爾桂警司權力的機會終于來了,可以招兵買馬,擴充隊伍,擴大自己地盤上的勢力了。不料掌聲剛停,郭爾桂又宣布了一道上峰電令:鑒于川南上述三區成立了警備分區,國防部和西南長官公署茲命令撤銷上述專區保安司令部,統一配屬瀘敘警司指揮。羅熙之等人正暗自叫苦,郭爾桂卻繼續發布命令:三個分區和長寧指揮所,根據上峰指令,一律不得招募新兵!不得無證據殺人!

      如此一來,除自貢的卿云燦在警備分區成立前招募的兩個連,許亞軍的長寧指揮所配屬的七十二軍輜重營三個連作警衛外,豈不都成了空架子?!

      “那我的保安旅怎么處置?”羅熙之臉色鐵青。

      “對,還有我的保安團怎么辦?”彭光漢接著問道。

      郭爾桂笑著安撫:“羅司令和彭司令的保安旅、保安團,保留原有建制,還歸你們統領?!闭f完收斂了笑容,語氣變得冰冷:“不過,不得招募新兵,不得擴充隊伍,這是鐵律!凡是各分區和長寧指揮所槍斃、活埋人的事,都得向警備司令部報告,經軍法處查證后,方可行事!”

      “好你個郭小鬼!龜兒子把我這個人稱軍統老鬼的人都筐進去(算計)了!”這是散會后,羅熙之走出警司大門后氣得跺腳罵出的話。而此時,聽著郭爾桂一道又一道地發布命令,羅熙之只能心中窩火,不好言語,思忖著今后怎樣對付郭爾桂,不過還好,老子仍是省府任命的瀘城專員,保密局瀘城站少將站長,老子在地方上行事,你郭司令夠不著管!騎驢看唱本,——走著瞧!眼下當務之急,是自己從年初就開始吸納至今的幾千洪門兄弟,怎樣才能把他們編練成反共的生力軍!和許亞軍一道建言成立什么警備分區,狗屁!愿想攫取更大的權力,結果是偷雞不成反倒蝕一把米,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哦!

      “許參謀長,哦,許司令,”郭爾桂聲音又變得平和起來,“我給你的長寧指揮所,委派了一個參謀長?!?/p>

      “是誰?”許亞軍問,接著又道,“軍座指派的人,我都歡迎!”

      “跟隨我多年的馬蜀生?!惫鶢柟鹦Φ?,“他現雖已晉升為中校,卻缺乏在一線作戰部隊的歷練。我把他派給許司令作參謀長,你帶帶他,如何?”

      “唯軍座命令是從!”許亞軍朗聲說道,心中卻想這馬蜀生,是郭爾桂的副官,是軍座心腹中的心腹,把他放在自己身邊,顯然有以資約束之意,看來軍座雖把自己當自己人,卻還是有些不放心哦!

      削弱地方專員、保安司令們擴充兵源的權力和生殺予奪的大權,是郭爾桂聽了羅熙之、許亞軍建議成立警備分區后,將計就計采取的第二個謀略。七十二軍是直隸西南長官公署在四川的國民黨軍四個機動軍之一,瀘敘警備司令部也直接聽命于該公署,所以,郭爾桂的報告呈遞張群的案頭,正中張長官的下懷,立馬得到了批準。張長官才不管王陵基及其屬下滿不滿意,怨恨不怨恨呢,反正只要七十二軍、瀘敘警司效命于黨國、效命于他,郭爾桂此番“削藩”以強勢力,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郭爾桂的勢力越強,那個對他陽奉陰違的四川省主席王陵基在川南的權力就會越弱,他張群張長官的權勢就會越大,可以繞過王陵基直接插手川南的事務,蔣總裁蔣先生在國民黨中不就是經常繞過主官向下屬的下屬直接發布命令的嗎?張群巴不得在四川,在大西南多一些象郭爾桂這樣的軍長師長,那樣,他的政令軍令就會暢通無阻哦!建立鞏固的大西南反共基地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才能不負蔣先生對他的重托哦!但,這是可能的么?現在軍界政界的要人們,十人十條心,各懷鬼胎,真他媽的喪氣!盡管心中對黨國前程不抱希望,臉上浮起了一絲內心憂懼,張群的筆下,對郭爾桂的報告還是照準批了。

      會后,郭爾掛挽留一位叫劉幼甫的參會者在瀘城小住一日,晚上在望江樓專門設宴款待他,陪同者有許亞軍、水濤、任曉光等人。

      劉幼甫是郭爾桂黃埔第四期的同學,有四川小政客之稱,為張群的親信。因自貢屬于他任專員的四川第二行政督察區轄地,他也來參加了警備分區成立的會議。郭爾桂留他小住宴請他,表面上是盡同學之誼,實際上是想通過他放出風聲至張群那里,表明自己積極反共防共和將與共軍血戰到底的姿態,打消國民黨高層和保密局特務對他的猜忌,以掩飾自己不久的將來要達到的真實目的。

      一番觥籌交錯,暢敘友情之后,郭爾桂慨嘆起黨國現在腐敗不堪,世風日下,前途無望等等早就和許亞軍說過的同樣的話,以及他和許參謀長們準備走第三條路線的話題。聽得劉幼甫一愣一愣的。見劉幼甫漸漸有了興趣,來了精神,許亞軍適時插話:“劉專員,我鼓動郭軍長成立新黨,以反共為最終己任,你有沒有興趣加入?”

      劉幼甫眉開眼笑,一拍桌子:“成立新黨好??!走第三條路線——今后帶領官兵在城市在山區打游擊,我贊成!承蒙老同學不棄,我加入你們將要建立的新黨,屆時就是元老了哦!爾桂兄,我的文筆你是曉得的,我來起草擬就黨章,怎么樣?“

      郭爾桂作大喜狀:“老兄的如椽之筆,求之不得,求之不得!“

      郭爾桂真要成立新黨,還要建立黨章?!任曉光原以為郭爾桂有機會就對信得過的人吹噓此事,不過是另有目的掩飾什么說說而已,此刻見他們說得有鼻子有眼頭頭是道果真要干這事,不覺暗暗吃驚又不能暴露身份加以勸阻,猶如隔河看見雞吃谷干著急沒辦法哦!

      劉幼甫自告奮勇在瀘城又住了一日,待把還未組建的所謂的新黨黨章草就后,往重慶去了。不出郭爾桂所料,他的言談行為,劉幼甫報告給了西南長官公署本部及長官張群。

      郭爾桂借以爭取國民黨黨政軍人士反蔣起義而鼓吹的所謂走第三條路線,建立新黨,至劉幼甫自告奮勇擬就新黨黨章后,差點給自己埋下禍根。而劉幼甫等一批極力慫勇國軍官兵將來上山同共產黨打游擊的國民黨政客將軍們,不待解放軍解放大西南的戰役全線打響,早早地就坐飛機溜到臺灣、香港和海外去了。

      警備分區成立會議三天后,任曉光一干人眾隨郭爾桂到防區視察部隊去了。

     2

      瀘城自古有九省通衢之稱,水陸碼頭并重??箲饡r修建的菜壩機場、藍田機場,為駝峰航線的降落點和中轉站之一。特別是太平洋戰爭爆發后,被視為中國軍民抗日戰爭的空中走廊——駝峰航線之丁昆(印度丁江——云南昆明)線和丁瀘(四川瀘州)線,更是成為抗戰的空中生命線,為堅持抗戰建立了不可替代的功勛。鑒于瀘城是連接川滇黔渝蓉等省和西南大都會的川南中心城市(四川解放后,省級建制的中共川南區黨委、川南行署和川南軍區就設在瀘城),解放大軍入川后,控制了瀘城,既可北上攻打成都,又可堵截重慶方向南逃之敵,同由陜入川和川東方向進擊的我軍形成鉗形攻勢,將敵一舉殲滅。中共高層從北平派遣出曾任中共瀘城中心縣委書記,與敵人有豐富地下斗爭經驗的中央組織部副科長陳野同志,入川回瀘重新組建此前遭遇到敵人嚴重破壞,損失慘重的瀘城中心縣委。上級命令將原瀘城中心縣委尚存的武裝力量,同川江游擊隊之周懷禮小組及其領導下的川江游擊隊瀘城武工隊一并整合,統一歸特派員陳野領導指揮,在川南一線展開對敵斗爭,為迎接解放軍入川作好應急準備。

      一時間,在川南的廣大農村城鎮,抗租抗息,罷工罷課,反抗抓壯丁和童子軍,懲鋤國民黨基層欺壓百姓惡貫滿盈的反動分子等斗爭,風起云涌。搞得羅熙之等憲特警們焦頭爛額,咬牙切齒,他們也在磨刀霍霍,準備隨時大開殺戒。

      與此同時,二野首長派出的各路統戰、情報、策反等特派人員,也在通過多種路徑渠道,星夜兼程趕往大西南,趕往四川。

      “曉芬,嫂子這兩天胃口大開,想換換口味,中午有空嗎?陪我去美美西餐廳吃西餐,行嗎?”這天臨近晌午,秦菲菲接到保密局瀘城辦事處安插在瀘城保密站的內線報告:瀘城保密局獲悉密報,明天將有一艘瀘城商行租用的民生公司貨船駛抵敘永,以販鹽的名義私藏軍火,交給共產黨地下武裝。羅熙之已派袁騰崗率行動隊人員前往敘永,準備設伏將交接軍火的共黨人員人臟俱獲。

      雖然還不知道個中詳情,任曉光秦菲菲他們和川江游擊隊、瀘城地下黨組織并無橫的聯系,但事涉瀘城商行,斜插出來的“軍火事件”極有可能暴露他們的潛伏身份,任曉光隨郭爾桂到部隊視察去了,無法和他聯系商討對策,秦菲菲決定憑己之力,既要保護自己也要避免那些素不相識的同志落入敵手。首先得了解貨船的情況 ,于是,秦菲菲找托辭給小姑子任曉芬打去電話。

      其時,隨著瀘敘警備司令部和下屬三個警備分區的成立,羅熙之保安司令部隸屬的保密局瀘城稽查處被裁撤,但換湯不換藥的是保密局瀘城站的牌子,冠冕堂煌地掛了出來,使羅熙之剿共肅赤“戡亂”的氣焰,絲毫不減。

      那邊廂任曉芬接到秦菲菲的電話,意識到有重要情況發生,二人很快在美美西餐廳見了面。

      “嫂子,什么事急著找我?”秦菲菲甫一坐定,先到的已點好牛排、沙拉、披薩餅和檸檬果汁的任曉芬低聲問。

      秦菲菲將她得到的情報簡要說了,問開往敘永的鹽船是咋回事兒。

      任曉芬著實吃了一驚。說道:“瀘城商行原來計劃籌運一百多噸川鹽順長江至合江,沿赤水河而上賣到貴州,由于租賃到的民生公司的船是小貨輪,只能裝載幾十多噸,王伯希建議改道溯長江經納溪從永寧河上行至敘永,將鹽賣給位于烏蒙山區的古(藺)敘(永)兩縣鹽商,敘永是川南的大縣城,那里的大鹽商和他熟悉,價格自會公道,還可以降低運輸成本。

      秦菲菲:“怎么會攜帶有軍火送給古敘的地下武裝?”

      “我可真不知道有這么一回事兒?!比螘苑覔u了搖頭,“在瀘城,我和其他地下黨的同志素昧平生,更無交集?!鳖D了頓又道:“哦,是不是王伯希和警衛營的人私下干的,王伯希說永寧河沿岸土匪出沒,怕鹽船遭土匪打劫——這專營專買的川鹽金貴著呢!  也怕遭沿途憲特警的盤查層層盤剝,虧了血本,他讓魏功邁派了一個加強班的士兵隨船護送。對,肯定是他們暗中私帶軍火,想發額外的橫財!”

      “想發橫財倒好了??膳碌氖?,保密站已獲悉這批軍火是交接給我黨地下武裝的。羅熙之已派人往那邊趕了,到時如果抓了現行,追查起來,不但瀘城商行會受牽連,你和你哥,我們,將有可能全部暴露!”秦菲菲語調低沉地繼續說,“你知道是誰帶隊護船的嗎?”

      任曉芬點點頭:“警衛營新提拔的上士班長鄧光強?!币娗胤品瞥泽@的樣子,忍不住撲哧一笑,又道,“哦,就是那個彌陀場的街坊,和你們走得亦近的鄧老幺?!?/p>

      “還笑!可能真會出大事的!”秦菲菲的神情凝重起來。

      兩姑嫂靜默了一會兒,秦菲菲已大概判斷出是什么情況了,輕聲問:“曉芬,鹽船是什么時候出發的?你知道他們現在可能到達什么位置了嗎?”

      “昨天午后從小市沱江中碼頭出發,晚上停泊納溪大碼頭夜宿?!比螘苑谊种割^邊計算邊說,“張歆秀說……”

      “張歆秀是誰?”秦菲菲打斷她的話問。

      任曉芬笑了笑:“民生公司瀘城辦事處的經理。租船時,她說現在是洪水季節,由于水流湍急,上行船只行得慢,從瀘城到敘永,得兩個半白天,需停泊兩個晚上。按她的計算,這會兒可能到渠壩驛了,晚上停泊江門峽碼頭,明天傍晚到達敘永縣城?!?/p>

      秦菲菲呷了一口檸檬汁,拿起刀叉示意任曉芬用餐,輕柔的聲音中隱含命令:“曉芬,你現在需要做好兩點準備。第一,如果鹽船出事,對別人私運軍火之事,要只字不提,一概不知,由我和你哥處理善后。第二,午餐后你立即去一趟民生公司找張歆秀,找個理由,讓她用報務機和鹽船聯系,搞清楚鹽船目前的確切位置,不管今晚是不是夜泊江門峽,都得在那里停船過夜!你們那個二沖二沖的街坊鄧老幺,保不準會搞出什么名堂,要挾船長連夜將鹽船開往敘永呢!將了解到的情況,立馬告我!”

      任曉芬想站起來立馬出去辦事,秦菲菲剜了她一眼:“坐下?,F在民不聊生,這么貴的大餐,你不吃就走,不怕引起別人的注意、懷疑?”

      任曉芬重新坐好,兩人輕言細語著吃起西餐。

    3

      “嗚、嗚、嗚……”在五聲笛鳴聲中,民生公司的運鹽貨輪駛抵敘永碼頭。

      時光在下午五點左右,早已候在躉船上的劉記永寧鹽號的余管家,走上貨船向鄧光強一幫軍爺和船長散發哈德門香煙,滿臉堆笑迭聲說著辛苦辛苦,并說晚上劉爺在永寧飯店擺了酒席,為船老大和各位軍爺接風洗塵,聊表謝意。鄧光強留下班副高小寶和兩個士兵,陪余管家清點鹽袋,自己招呼船長帶著一幫軍爺上岸到碼頭茶館喝蓋碗茶去了。

      警衛營加強班的十來個士兵,除四個人外,其余都是當初任曉光鼓動鄧光強來當兵時,瀘城武工隊滲透進來的人員。這一列士兵,清一色的美式服裝,走下棧橋時,手中的卡賓槍和頭上的鋼盔,在傾覆的烈日下,閃閃發亮,威風凜凜。

      力夫們已經開始搬運鹽袋了,埋伏于??吭诤影稁讞l木船、烏蓬船和岸上的特務們,仍不見陡峭的石階旁那棵千年黃桷樹下喝茶的隊長袁騰崗發出的行動命令。因為,在貨船抵達不久,袁騰崗收到了保密站派出的臥底讓一名報童送來的字條:共黨人員不明原因取消行動突然撤離。袁騰崗氣得想摔茶碗,——這么好的將共黨古藺、敘永的烏蒙邊武工隊和瀘城武工隊接頭人員一網打盡、人臟并獲立大功的機會,就這樣消失了?!但茶碗是不能摔的,一則摔茶碗即是行動命令的發出,二則怕驚動了貨船上的共黨,眨眼間溜走了,那才真他媽的背時,竹籃打水一場空哦!氣得咬牙切齒一番后,袁騰崗現在要做的事,一是行動還是不行動?經過思量:雖然烏蒙邊武工隊人員已撤離,但只要查出船上的軍火,隱藏在其間的瀘城共黨分子就跑不脫,那幫押運護船貌似虎狼的士兵也不敢咋樣,抓住了瀘城共黨,順藤摸瓜,古、敘的抵抗組織被破獲也就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哦!還不是大功一件嘛!想到此,袁騰崗決定行動,抓起茶碗往一塊青石上猛地一摔,隨著一聲脆響,各處埋伏的特伏們向貨船,向搬運麻布鹽袋的力夫們奔跑圍去。

      碼頭茶館里,一個剃了光頭的中年男子正在說懷山(講評書之意),講的是《說岳傳》中的“楊再興血戰小商河”的章回,雖然天氣炎熱,茶客們都靜靜地入神地聽著說書進入到情節之中。鄧光強對弟兄們說我出去解小溲,小史說我也去。兩人就走出了茶館。由于昨夜得到了任曉芬的預警,并受到秦菲菲的嚴厲呵斥警告,今天船至敘永,鄧光強讓船長一改船靠碼頭鳴笛三聲的常規,汽笛鳴叫了五聲。這是臨行前周懷禮交待的如遇險情或出現意外向前來提取軍火的同志發出的警報,汽笛鳴三聲,表示一切正常,可以上船接頭提貨;鳴五聲,表明有特殊情況,來接頭的同志自當迅即撤離,等待指令,到下一個聯絡點接頭。此刻,鄧光強和小史借口解溲出來觀察貨輪方向的動靜,見力夫們正肩扛背背地搬運麻袋裝的鹽巴,一切都很正常,想必烏蒙邊武工隊的同志們收到報警信號后,已安全撤離了。先前他帶著船長和荷槍實彈的士兵們威風凜凜地前往碼頭茶館喝茶,實則是想觀察地形,以防萬一和特務們發生槍戰時,占領制高點,和船上的高小寶他們有個策應。鄧光強讓小史留在外面繼續觀察動靜,自己先回茶館里去了。

      一支哈德門香煙剛吸了兩口,小史急急地跑進來報告:“班長,有三十來號人從多處地方沖向了我們的輪船!”

      聲音太大,驚擾了茶客們和講懷山人,人們紛紛看著這伙“兵痞”。

      鄧光強扔掉香煙,“嚯”地一聲站起:“老孔小史你們小組四人,把住碼頭石梯制高點,其余的人跟我來!”

      看著這伙殺氣騰騰的“兵痞”,茶館里一時大亂,人們嗚噓吶喊著,狼奔豩突而去。

      片刻功夫,鄧光強帶著幾個士兵飛奔而至,其時,力夫們和鹽號幾個監運鹽袋的伙計在特務們的槍口下,抱頭蹲在河岸、棧橋上的鹽袋旁,高小寶和兩個士兵在躉船連接棧橋的入口,正端著卡賓槍同袁騰崗一幫特務對峙,阻止他們經過躉船前往貨輪。鄧光強一邊喊著閃開,一邊和一名士兵擠上了躉船。

      “干什么的?打劫???”鄧光強拉響了槍栓,眼含殺氣。

      “軍爺們息怒,息怒……”鹽號余管家衣衫早已被汗水濕透,強笑著掩飾內心的驚虛:“鄧班長,袁隊長他們要檢查船上的貨物,高班副不讓他們上船。檢查就檢查嘛,我們有鹽務局的準運令和準銷購令,怕什么嘛!都是軍爺,何別傷了和氣。小心槍走火哦!”

      “哪來的袁隊長,檢查啥?”鄧光強盯著袁騰崗,裝著不認識。

      高小寶用槍指了指袁騰崗,說道:“他就是自稱瀘城保密站行動隊的袁隊長,說我們的船上有違禁品,要強行搜查?!?/p>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袁大隊長???久仰久仰?”鄧光強的眼神平和了下來,繃著的神情變成了嬉皮笑臉,“袁大隊長,對不起,兄弟們冒犯你了。請問,你們有搜查令嗎?”

      袁騰崗冷冷一笑:“我們保密局搜查捕人從不用什么搜查令逮捕令的!”

      鄧光強繼續嬉哈:“我們七十二軍和瀘敘警司也從不做走私違禁品的買賣,袁隊長你是曉得的哦!”

      看著鄧光強的表演,袁騰崗心中怒懟:少拿七十二軍和警司壓老子,老子軍統保密局逮捕槍殺的軍長司令還少嗎?!嘴上仍然語氣堅硬:“可這是瀘城商行運送的物品!”

      “我們長官說了,瀘城商行也是軍部和警司的金庫!”鄧光強正色道,“要不然派我們來武裝押運商船干什么?”

      哼!還不是中飽少數人的私囊,什么軍部警司的金庫!袁騰崗心中憤憤,脫口而出的是強硬話:“今天你們讓不讓查我們都得查!再有阻攔檢查者,按‘戡亂條例’就地正法!”

      “試試看!”高小寶怒道。

      雙方人員又是一陣拉動槍栓聲。

      “都是為黨國做事,何必大動干戈?”鄧光強笑著雙手擺動:“袁隊長例行公事,要檢查就檢查嘛?!闭f完,讓高小寶他們讓開通道,作了一個請的手勢。

      “還算識趣!”袁騰崗帶著一幫特務從躉船走上貨輪,忙乎去了。

      結果,什么也沒搜到,倒是一個特務在船頭撿到了不知哪個士兵打飛鳥留下的卡賓槍的彈殼。袁騰崗下令收隊怏怏而去。

    4

      鄧光強利用武裝押運瀘城商行的運鹽船夾藏軍火送給烏蒙邊武工隊敘永交通站,確有其事。他和自己的同志得以避免危險,得益于秦菲菲的果斷處置。

      幾天前,周懷禮聽鄧光強匯報,奉魏功邁之命,他將率自己人居多的加強班護送瀘城商行的運鹽船去敘永,想到瀘城地區地下黨的最高首長,——陳野同志作出的加強山區和邊遠縣我黨的武裝力量,想辦法盡快給他們運送一批武器彈藥過去,以利不久的將來迎接解放大軍進入川南,并以革命的武裝粉碎敵人在川南山區建立游擊區的迷夢的指示,周懷禮緊急啟用二號電臺即瀘臺和古藺、敘永烏蒙邊武工隊的負責人取得聯系,命令鄧光強將二三兵工廠地下黨組織悄悄運送出來的該廠仿造的十支二十響德式鏡面匣子、兩挺美式輕機槍和自制的八桿中正式步槍、幾箱彈藥及催淚彈、黃磷拋物彈(煙霧彈)各一箱,藏匿于運鹽船送給烏蒙邊武工隊敘永交通站的同志,屆時他們會派人來接頭提貨。臨行前,周懷禮對鄧光強耳語交待了一番抵敘時報平安、遇險情等聯系訊號、接頭暗語等。不想這次秘密運送軍火的行動,還未出發,就被瀘城保密站偵獲。

      昨天午后,任曉芬來到民生公司瀘城辦事處找到經理張歆秀,了解租用鹽船的運行情況 。張歆秀領著她進到船運調度室,通過報務人員聯系上了運鹽船,回說已過渠壩驛,快到大洲驛了,晚七點可達上馬江門峽碼頭。任曉芬找借口說鹽巴金貴的很,江門峽水流湍急,千萬別讓他們夜間逆水行船,出了事,瀘城商行就得破產,我可擔待不起,——只得跳河里自盡哦!總之一句話,讓鹽船務必夜泊江門峽上馬場碼頭,明晨天亮后再前往敘永。

      和任曉芬已有過多次商務往來的張歆秀,印象中瀘城商行的任經理,往常是個精明干練的美女,今天咋顯得啰哩啰嗦起來?鹽船運行線路,??恳共此?,不是租用船只時就在合同里寫得清清楚楚了嗎?心里產生了一絲異樣,感覺運鹽船可能發生了什么事或者將要發生什么事。彼時二人雖不知道對方是共產黨地下工作者,但民生公司一貫重信用守合同,從商業往來和確保鹽船人員和貨物安全的角度,又見任曉芬啰嗦焦慮的樣子,張歆秀還是破例讓報務人員再次致電運鹽船:江門峽險灘暗礁眾多,今夜風高浪急,務必按行船線路夜泊停航?;貜驮疲鹤窳钫辙k。

      張歆秀將往來電文遞給任曉芬,笑著說:“任經理,這下放心了吧?”

      任曉芬看了,臉上的陰霾焦慮一掃而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謝謝張經理。添麻煩了!合作愉快!”

      兩人握手而別。

      任曉芬坐黃包車直奔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向秦菲菲匯報情況。

      因知道她和秦主任是姑嫂關系,衛兵也不阻攔通報,任曉芬一路徑直走進了秦菲菲的辦公室。

      待任曉芬說完,秦菲菲問:“瀘城商行和敘永方面還有其它商貿往來沒有?”

      “有?!比螘苑尹c點頭,“那里的林家布莊,托我們從重慶進了一批花紗布,這次運鹽船的噸位小,沒給他們運去?!?/p>

      “這就好!”秦菲菲在屋里踱了幾步,停下來說道,“曉芬,你馬上給王伯希打電話,說林家布莊催要布匹催得急,請他趕緊弄一輛軍用卡車來,這就給林家布莊先送一車過去應急?!?/p>

      任曉芬遲疑了一下:“馬上弄一輛卡車過來,他能辦到嗎?”

      “怎么辦不到?”秦菲菲笑了笑,“他是七十二軍軍需處長,還是瀘城商行的股東之一,分得的紅利還少嗎?哦,別忘了給他說,這次是急事急辦,下次分紅時,會多給他一些厘頭?!?/p>

      “好的?!比螘苑艺酒饋?,準備打電話。

      秦菲菲做了個別忙的手勢:“等等。曉芬,你會開車嗎?”

      “會的?!?/p>

      “那好。你請王伯希讓司機將車開到碼頭倉庫就回去,我倆來開這輛卡車。但別對王伯希說我也去。另外,從商行叫上兩個可靠的伙計一塊兒去?!?/p>

      “嗯?!比螘苑易テ鹆俗郎系脑捦?。

      王伯希那邊說小事一樁,滿口答應。

     

      是晚十點過后,秦菲菲他們驅駛趕到了位于納溪上馬場的下江門峽碼頭。

      她倆打著手電筒,很快在碼頭邊一列大小不等的木船烏蓬船和為數不多的機動船中,找到了民生公司的運鹽貨輪。用黑紗巾蒙面的秦菲菲讓兩個伙計留在岸上,和任曉芬一前一后走上了從貨船上伸向岸邊的蹺板(一種用于通行的臨時活動棧橋)。

      “站??!什么人?”船上傳來一聲斷喝,同時響起的,還有槍栓的拉動聲。

      “瀘城商行任曉芬!”

      斷喝聲是鄧光強發出的,聽著來人回應的名號,口氣立馬變得松軟嬉哈:“哦,是東家啊。天黑,小心蹺板滑,掉河里喂魚了哦!”

      沖出峽谷的永寧河水,正唱著激越的壯歌,呼嘯東流。

      走上貨船,二人也不搭理鄧光強,快速察看了一下周遭環境,任曉芬突然問:“船上只有你們幾個人,其他人呢?”

      “船長請大家上岸喝酒,我和小寶小史還有輪機長、一個水手留下值守,其他人都去了?!编嚬鈴娬f完,故作了一個打哈欠狀,猛不丁地反問:“這么晚了你跑來干啥?是出了什么事還是不放心我們的守護怕掉了鹽袋?嗯 ,那個蒙面人是誰?”

      “別問她是誰,英雄!”任曉芬打斷鄧光強的盤問,冷笑道:“鄧老幺,你是不是在貨船里隱藏有軍火?!”

      鄧光強大吃一驚,心想這么機密神不知鬼不覺的事,怎么被這個和自己同庚生的黃毛丫頭——瀘城商行的經理任曉芬發現了?!臉上卻鎮定自若嬉哈道:“哈哈,東家,瞧你說什么呢!我鄧老幺會走私軍火?那可是殺頭之罪哦!沒有的事,沒有的事!別道聽途說了。你和這位大俠趕過來,就為這無中生有的事情?嘻……”

      “還嬉皮笑臉故作鎮靜的!”任曉芬氣不打一處來。但生氣歸生氣,聲音依舊低沉:“鄧光強我告訴你,這船上藏有軍火的事兒,已被瀘城保密站偵知。如果明天連人帶船被那幫人捕獲,不但你和你的兄弟小命不保,瀘城商行也將受牽連毀于一旦!還會牽扯到民生公司在瀘的辦事人員!我哥他們也會受到影響!我們連夜趕過來,就是幫你保命的!”

      鄧光強的機靈勁霎時全無,表情錯鍔,目瞪口呆。

      秦菲菲一個箭步躍上前來,一把抓住鄧光強的胸襟,一手用左輪手槍頂著他的腦袋,用變了聲調貌似男音的假嗓說:“任經理,別和這小子廢話,我看一槍崩了他,丟進永寧河喂魚算了?!?/p>

      “英雄且慢!”任曉芬勸阻道,“他是我的街坊,娃兒朋友,又是我哥嫂鞍前馬后的鐵桿兒小兄弟。吔,鄧光強你好生想想,犯不著為別人替共產黨走私販賣軍火,搭上性命,還牽連我們哦!好好想想吧!”后面的話,已有替鄧光強開脫轉寰之意。

      秦菲菲松手退后了一步,鄧光強正正衣襟認真地默了一會兒:看來為烏蒙邊武工隊輸送槍支彈藥的事真的泄密了,保密局的特務極有可能已經在敘永碼頭布下口袋設下埋伏,明日鹽船抵達時,將前來接頭交接軍火的敘永地下黨和他們一舉抓獲,要不然任曉芬和疑似秦菲菲的蒙面人摸黑趕到江門峽干啥?聯想到任曉光秦菲菲以前有意無意地將要抓捕共產黨的風聲走漏給他,鄧光強相信運送軍火已泄密的消息一定可靠!任曉芬來此,話雖說得冠冕堂煌,什么怕瀘城商行毀于一旦啦,怕她和哥哥受到牽連拉等等,那都是些托辭,救他和兄弟們的命倒是真的,——肯定是光哥和菲菲嫂子授意她來的!而且,蒙面人雙手抱在胸前站立的姿式和秦菲菲極相似,身材也差不多。與其明天連人帶軍火被特務們抓了現行,不如首先保住弟兄們和敘永地下黨同志的性命,將軍火先行交給她們,再作下一步的打算?!軕讯Y不是曾給他們講政治形勢武裝斗爭策略的時候說過這樣的話嗎?——國民黨軍胡宗南集團大軍壓境,黨中央撤離延安時,很多同志想不通,毛主席教導大家:存人失地,人地皆得;存地失人,人地皆失。所以,當務之急,是失軍火保人!——任曉芬她們沒有惡意,更不會向憲特警告密的。鄧光強決定按周懷禮行前交待的萬一路上軍火被憲特警查獲,該如何應付的辦法行事。

      “東家,哦,任老板,不好意思?!编嚬鈴娤阎樒さ吐暤?,“船上的確有一些軍火,弟兄們缺錢花,順便給別的老板捎帶一下,掙點外快?!?/p>

      “掙外快?你不知道私運軍火是死罪嗎?”任曉芬杏眼圓睜,“說,別的老板是誰?又給什么人送去?”

      秦菲菲眉毛往上挑了挑:“任經理,這小子不會說的。我們不是憲特警,讓他交出軍火,保住瀘城商行的名聲就行了?;仡^讓你哥處置他!”

      鄧光強本想將事前編造好的一套話說出暫且搪塞過去,聽蒙面人這么一說,覺得沒必要了。繼續涎著笑臉:“任老板,我們是同庚發小,把軍火交給你可以,只是回頭我們在哪里找你討還?否則,弟兄們掙一輩子都還不上雇主的錢財,活著還有啥意思?”

      “哼,還發??!真是要錢不要命的屁個發??!”聽鄧光強承認了船上裝有軍火并同意交出,任曉芬心中釋然,佯著生氣地罵道。

      鄧光強和船上留值的高小寶等人并瀘城商行的兩個伙計,用了半個多小時,將幾箱武器彈藥搬到了停在公路邊的卡車上。

      臨行前,任曉芬將鄧光強叫到一旁,悄悄說:“我們要送花紗布去敘永??茨愀F得叮當響的樣子,你和你的兄弟們也不容易,要賠檔(賠錢之意)給雇主還真賠不起,告訴我,這些燙手的山芋送到哪里,看在發小的面子上,我給你捎去?!?/p>

      這肯定又是那個疑似秦菲菲的蒙面人之意!反正軍火交給她們了,看來她們好事要做到底。通過幾個月的接觸了解,盡管任曉光秦菲菲是國軍軍官和特務頭目,鄧光強覺得他們還算正派,不象那些反動透頂的分子,周懷禮也得出判斷:這兩人是可以爭取策反的對象。至于任曉芬,本質上就是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哦!鄧光強決定冒險賭一把,滿臉正經慎重地說:“真是多謝發??!麻煩你將這些東西送到城隍廟香臺下藏起來。來日報答!”

      鄧光強還是留了一手,沒有將永寧茶莊這一第二聯絡點告訴任曉芬。只要軍火安全運達,明天抵敘后,他自會處理。

      任曉芬叮囑:“鄧光強,我們這么做,是為了瀘城商行和我哥嫂不受傷害,幫你,也是幫自己。從此,不要對任何人提起此事!”

      “遵命!”鄧光強又補了一句玩笑話:“就是睡著了,也要把嘴巴用針線縫上?!?/p>

      第二天袁騰崗的撲空,也就理所當然。到敘永的當天晚上,鄧光強在永寧飯店喝了一陣劉記鹽號的接風洗塵酒,借故要去看縣城夜景逛街市找樂子,和老孔一起先離席了。在永寧茶莊和敘永地下黨接頭人聯系上后,烏蒙邊武工隊人員到城隍廟將軍火取走了。

      任曉芬和她哥嫂究竟是什么人?鄧光強這晚夜不能寐,反復思索著這個問題。

     5

      八月底的時候,以檢查防務的名義,在川南兜了一圈,到敘府(宜賓)小住了兩日,又去長寧巡視了許亞軍的前進游擊指揮所,郭爾桂一行由陸路從長寧經江安,乘輪船順長江而下,來到了長江和永寧河交匯環抱之地,著名的護國討袁戰爭轉折點,——棉花坡之役所在地納溪。許亞軍要去西南長官公署開各警備區、軍的參謀長作戰防御會議,一道來了。

      眾人從一個叫豬市壩的碼頭拾級而上,見沿途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郭爾桂心中已有不快之感。正是太陽高挑的早上八點過,路過豬市的時候,偌大的場地空無一人,更聽不見成豬豬崽的哼叫歡騰聲。郭爾桂問前來迎候陪同的縣長:“你不是說縣城逢三六九趕場嗎?今天好象是趕場天吧?這豬市壩怎么不見一個人影?”

      縣長揩著額上的汗珠,滿臉堆笑吱吱唔唔地算著回答。

      身后的魏功邁回答:“報告軍座,為了您的安全,今天凌晨四點過,巫縣長就派保安大隊來這里清場,把買賣豬兒的人攆走了?!?/p>

      “安全過屁!”郭爾桂剜了魏功邁一眼,真的生了氣,又不好對縣長發作,呵斥魏功邁道:“我不但是你們的軍長,還是瀘敘警司的司令!警司的職責之一,就是保境平安,保護老百姓的生活安泰!你們把人家的營生搞沒了,老百姓不罵我老郭的娘才日怪!”

      許亞軍勸解道:“軍座息怒。有了上次在瀘城遇刺的風險,加上最近川南一線共黨的地下武裝活動猖獗,巫縣長這樣做,的確是為了您的安全著想?!?/p>

      巫縣長連連點頭:“加強防范,加強防范?!?/p>

      郭爾桂馬著臉,繼續呵斥魏功邁:“魏營長,誰叫你到納溪來的?搞得這樣戒備森嚴,你當我是怕死鬼???我還怎么了解社情民意?格老子,太不像話,讓人生氣!”

      “報告軍座,”魏功邁象根木頭似地立著回答,“劉副軍長聽說你今天要回瀘城,先到納溪巡視,昨晚命令我連夜帶兩個連趕過來,保護軍座的安全?!?/p>

      “這個老劉,亂彈琴!”郭爾桂不好再發作,揮揮手道:“魏營長,把你的兵撤了吧!哦,老巫,其它地方不要再清什么場了,讓老百姓該干啥干啥去。我隨便走走,憑吊一下當年蔡鍔將軍護國討袁的遺址?!?/p>

      巫縣長連說是是是,魏功邁也讓士兵撤了。

      “唉!”郭爾桂突然嘆了一口氣道,“想當年蔡鍔將軍,還有現在的共軍總司令朱德將軍,一路從云南出發,過雪山關入川,以敵眾我寡之兵力,與袁世凱的北洋軍張敬堯所部激戰于納溪棉花坡,克下瀘城,扭轉了先總理孫中山先生 號召軍興的護國戰爭的戰局,創造了以少勝多的戰爭范例,靠的是什么?是一種救民于水火,打倒封建帝制重建共和的精氣神兒!那時的護國軍支隊長朱德,身先士卒,不但不要什么保護,而是和民眾打成一片,得到百姓的支持支援,才取得了棉花坡之役的勝利。而今我們成了什么了?動轍侵民擾民,黨政軍警憲特忙于腐敗斗志渙散,還打什么仗?如果我們也這樣搞,今后走第三條路線建立游擊區豈不成了白扯?是不是,許參謀長?”

      許亞軍點頭道:“軍座所言極是。巫縣長,從現在起,一切按郭司令的吩咐辦!”

      巫縣長點頭稱是。

      見郭爾桂怒氣已消,任曉光趨前說道:“軍座,這條買賣生豬的的豬市壩街,就是一九一六年二月護國討袁軍的朱德支隊長,率滇軍經過激戰在這里打退張敬堯部后,集結隊伍從這里出發,經大碼頭乘木船渡過永寧河進發到棉花坡阻止北洋軍的反撲的?!?/p>

      郭爾桂奇怪中帶著疑惑:“你一個年輕軍官,又不是安富人,怎么知道?”

      任曉光解釋:“那時納溪城就叫安富。我是從許參座去長寧建指揮所時,留給我的一堆書籍中知道的?!?/p>

      “什么書?”郭爾桂問。

      “一本美國女記者史沫特萊寫的朱德傳記,”任曉光作不好意思狀看了許亞軍一眼,回答道,“名字叫《偉大的道路》?!?/p>

      郭爾桂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了一絲笑容:“哦,許參謀長,你也看親共的書籍???還推薦給部屬看?”

      許亞軍笑道:“軍座,我們今后將要走反共的第三條路線,干我們這行的,得對共黨首腦人物的經歷啊傳奇啊思想啊什么的,有所了解吧?如此,我們才能有所借鑒和發展,才能和共黨周旋到底。據我所知,軍統早就有專門研究這方面思想的人才。遠的不說,就是瀘城的羅專員和曉光家里的秦上校,對這方面的知識,儲備也是滿豐富的哦!”

      “有道理?;仡^也給我弄兩本來看看?!惫鶢柟鹦α似饋?。

      “郭司令,請先到縣府休息一下吧?!蔽卓h長適時插話。

      “老巫,縣府就不去了?!惫鶢柟饘⑹忠粨],“我們這就渡過永寧河,到棉花坡去實地看看當年人家朱德是怎樣身先士卒,指揮打仗的!哦,對了,老巫,你對我們走第三條路線,有沒有興趣?”

      “一切聽從郭司令的旨意?!蔽卓h長點頭哈腰 。

      “爽快!一會兒許參謀長給你詳談?!惫鶢柟鹫f完,率一干人眾,來到長江和永寧河交匯處的大碼頭,分乘數艘烏蓬船渡過永寧河,策馬向棉花坡方向而去。

     

      徜徉于護國討袁之納溪棉花坡戰場舊址,意猶未盡之時,通訊兵的美制步話機響起了呼叫聲。就近的任曉光問通訊兵什么情況,通訊兵說劉副軍長呼叫郭軍長。任曉光和那端的劉建緒說了兩句,請他稍候,帶著通訊兵一路小跑,來到了山坡上正在憑眺遠望作沉思狀的郭爾桂面前。

      郭爾桂一手拿耳機一手拿呼叫器,問:“展緒啊,有什么急事嗎?”那端劉展緒回道:“軍座,國防部預算局局長趙順堯從重慶打來電話,說他將從白市驛機場搭乘軍用運輸機來瀘城,中午到藍田機場?!?/p>

      郭爾桂:“他來干什么?”

      劉展緒:“沒說,不知道?!?/p>

      郭爾桂:“這個老趙一貫神神叨叨,莫非來瀘要給我們增加軍備預算?這也不太可能啊。展緒兄,不管怎樣,他是辭公的親信,也是我的舊識,你先到機場迎候他,安排好伙食,我這就趕回來?!?/p>

      郭爾桂說的辭公,即原國防部參謀總長、現今長官部設在臺灣的東南軍政長官公署長官兼臺灣省主席陳誠,字辭修。至于國防部預算局局長趙順堯,在曾做過作戰廳廳長的郭爾桂這個老相識的心目中,就是一個一貫為陳誠搞經理事務的人。既然他專程搭乘飛機來瀘,一定有什么要事,郭爾桂匆匆結束憑吊舊戰場遺址,率眾騎馬往幾里開外的川滇公路趕去——汽車在那里等著。

      回到瀘城,趙順堯已經到了。郭爾桂帶著許亞軍、任曉光直奔望江樓——副軍長劉展緒在這里已安排好山珍野味,江河魚鮮款待趙順堯。

      劉展緒在門汀處等候郭爾桂。郭爾桂問他:“老趙來干什么,弄清楚了沒有?”

      劉展緒搖搖頭:“他說也沒什么大事,就是奉辭公之命來看望軍座?!?/p>

      “扯淡!”郭爾桂一邊說,一邊向包房走去。

      讓任曉光訝然的是,雅間里除了趙局長和叨陪末座的軍需處長王伯希外,居然還有羅熙之和秦菲菲!

      一番寒暄,一番介紹過后,酒宴開始了。

      酒過三巡,郭爾桂親自為趙順堯舀了一碗龍鳳湯,笑咪咪地玩笑道:“順堯兄不會是專門坐飛機過來給我們增加預算的吧?”

      “爾桂兄說笑了?!壁w順堯敬了郭爾桂一杯,笑道,“現在戰事吃緊,經費短缺,之前的預算能夠保留就不錯了。老兄你們軍的軍備軍費我可是督促有關方面給足了的哦!我這次專門過來,是奉辭公之命來看望你的?!?/p>

      郭爾桂笑著點點頭:“謝謝辭公不忘舊部,說吧,辭公有什么囑托吩咐?!?/p>

      趙順堯撓撓后腦勺:“辭公派我來,是請你把太太孩子送到臺灣去?!?/p>

      熱鬧的宴席霎時冷寂了下來。郭爾桂知道,這是陳誠他們對他不放心,要把他的老婆孩子送到臺灣當人質,迫使他對黨國不敢有二心。任曉光也暗自著急:如此一來,待機策反郭爾桂起義豈不難上加難或者空談?想要說什么,抬眼看見對面的秦菲菲給他使了個莫動聲色的眼神。

      “老趙,你曉得我是窮光蛋,把老婆娃兒送到臺灣,去喝西北風嗎?!”靜默片刻,郭爾桂有些生氣地說道。

      “老郭,辭公讓送去的,他一定會管的?!壁w順堯連忙解釋。

      “不行!辭公雖念舊部,但他日理萬機,哪有時間管這些小事?”郭爾桂態度堅決,振振有詞地推辭,“我老婆娘家是開藥鋪的,不是共產黨對象。共軍打過來,我把她們往娘家一塞,安全得多。免得我一死,讓她母子流落臺灣,無家可歸?!?/p>

      見趙順堯有些為難,不好復命的樣子,郭爾桂怕他剛才的托辭引起別人的懷疑,作表忠心狀滿臉肅然地又道:“老趙,請你轉告辭公放心!戰爭如果失敗,我老郭一定同共黨打游擊到底!”

      許亞軍見郭爾桂話已說到這種程度,聯想到平常他們討論的走第三條路,建立游擊根據地和共軍血戰到底的言行,適時插話周旋:“趙局長,郭軍長反共意志堅定,現如今郭夫人和孩子留在瀘城比去臺灣好,更能增添我七十二軍官兵的斗志?!?/p>

      羅熙之也幫腔:“趙局長,郭司令為了黨國大業,經營游擊根據地,去周邊山區實地考察了許多地方,這不才回來嘛!”

      秦菲菲端起酒杯,走到趙順堯身邊敬酒道:“局座,我以保密局西南特區瀘城辦事處代理主任的身份擔保,郭司令對黨國絕對忠心!連我們毛局長和西南特區徐區長都知道,郭司令是作好準備將來背起娃兒打游擊的!”

      這下輪到羅熙之和許亞軍暗吃一驚了:郭爾桂經營游擊區,準備背起娃兒打游擊的事情話語,是他們分別向毛人鳳和徐遠舉密報的,怎么這個黃毛丫頭也曉得了?!

      “那我就這樣回答辭公?老郭,你再好好想想?!壁w順堯見郭爾桂主意已定,又有保密局的一方諸侯幫腔,無可奈何地撂下這句話,吃完飯,搭乘來時的那架軍用運輸機,回重慶去了。(未完待續)

    作 家 簡 介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著有長篇小說《戰將》《川江英雄》《暗道》及詩歌、散文、短篇小說集和影視文學劇本多部。長篇小說《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詩歌《山海關》《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作品選;短篇小說《判決》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說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歌、散文、短篇小說、讀書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

    相 關 鏈 接

      1、獨家首發!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推出

      2、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五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熟妇的大肥腚18p
  •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