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八章)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1-09-10

    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

    □ 冰 春

    謹以此書,獻給為中華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國的建立而英勇奮斗、浴血革命的先輩們!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1)

    (本小說據真實歷史事件創作。根據創作的需要,小說中主要人物和瀘城均為化名)

    第八章 高鳥寒蟬碧樹秋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八章)(圖2)

      第八章插圖:何柏芝與瀘城地下黨書記陳野在寺廟接頭,共商對敵大計。插圖:魏聞聲

    1

      羅熙之匆匆離開魚棚子酒樓,乘船渡過沱江趕往小市伊斯蘭教堂,——袁騰崗已在教堂內外設伏,作好圍捕共產黨的準備。

      夜色中羅熙之走進教堂斜對面的一間平房,這里是袁騰崗臨時征用的指揮室,特務將這家人關在了里屋。

      “情況怎么樣?”羅熙之問。

      “已經進去了三個人。里面還沒發出信號,說明大魚還沒到。一切都在掌控中?!痹v崗報告。

      “嗯?!绷_熙之點點頭,就著忽明忽暗的燈光看表,差一刻鐘晚上九點。

      羅熙之這次抓捕共產黨的行動,完全絕密,只有他和袁騰崗知曉。行動隊在黃昏中臨時緊急集合,先是在主城區兜了兩圈,讓隊員們對執行什么任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然后突然乘車越過沱江上架設的軍用浮橋,來到小市上碼頭集結,袁騰崗這才宣布今晚的行動是抓捕瀘城地下黨,目標伊斯蘭教堂。布置完各小組的任務后,袁騰崗命令各組一律徒步向目標地行進,所有人相互之間不得脫離視線!

      瀘城地下黨今晚九點將在伊斯蘭教堂召開秘密會議的情報,是羅熙之派遣打入到中共瀘城地下黨組織的臥底提供的。

      情報顯示:這次秘密會議,由中共瀘城中心縣委工運負責人王一聲召集,布置瀘城所屬各縣罷工護廠任務。這下可抓住了大魚哦!——黑暗中羅熙之冷笑了一聲。

      又有幾個人或步行或坐黃包車陸續來了,從側門進了教堂。

      差三分鐘九點,一位乘坐黃包車的中年男子來到教堂門口,進去了。用望遠鏡注視的羅熙之估計:這可能就是要抓的大魚、共黨工運負責人王一聲。

      “行動吧?”袁騰崗請示。

      “不忙。再觀察一下,等里面的信號?!绷_熙之道。

      過了一會兒,從教堂的鐘樓上發出了一長一短三下手電筒光的信號,說明里面人已到齊,會議已開始。

      “行動!”羅熙之下令。

      袁騰崗一個箭步跨出房門,揮舞著手槍吹了一聲長長的口哨。霎時,埋伏在四周的特務奔跑著涌進了教堂,和里面隱藏的特務一道展開了抓捕行動。

      教堂里響起了一陣槍聲。參加秘密會議的中共瀘城工運小組成員,王一聲等六人被捕,一人當場犧牲,李樸生和另一名成員劉再道因上廁所,槍聲響起后,從教堂后門逃脫。

      怕郭爾桂和秦菲菲插手此事,羅熙之經過保密站設在小市的一處秘密據點對王一聲等人無結果的突擊審訊后,連夜調江防炮艇,命袁騰崗親自率隊將捕獲的共黨押解去重慶。

      根據潛伏在地下組織的內線提供的情報線索,羅熙之馬不停蹄地趕回專員公署暨保密站,召集手下開緊急會議,布置全城并所屬各縣搜捕共產黨和親共份子的任務。

      真是個黑云壓城城欲摧!瀘城,一時又處于凄風苦雨之中。百姓禁如寒蟬,如果有小孩哭鬧,大人說一聲羅熙之來了,小孩立馬安靜。

      羅熙之布置完全城大搜捕共產黨的任務,已是凌晨五時。至此,保密局瀘城辦事處安插于保密站的眼線才弄清楚了羅熙之的行動,將情報電話報告給了秦菲菲。秦菲菲不待與已經起床的任曉光商量對策,徑直去敲開了隔壁何柏芝的房門。

      為了保證首長——“表姐”何柏芝的絕對安全,何柏芝一到瀘城,被安排住進了任家小院,任曉光兄妹相認不久,任曉芬就住了進來。這個小院,可有著保密局上校主任和七十二軍上校作戰參謀處處長兩張虎皮護罩著哦!

      聽了秦菲菲的匯報,何柏芝感到情況緊急,事態嚴重,——瀘城地下黨組織極有可能遭遇國民黨的滅頂之災!她在房間里踱了幾步,決定啟用緊急電臺,與瀘城中心縣委取得聯系。

      入川前,二野情報部柴部長告訴她,到四川后,雖不與當地黨組織發生橫的聯系,但遇有緊急情況,或有重大險情發生,可與川康省委、川江特委和瀘城中心縣委用密臺聯絡,以求得他們的掩護、策應和支持,并將上述黨組織電臺的聯絡頻率、密語、彼此的代號對何柏芝作了交待。

      何柏芝讓秦菲菲將任氏兄妹叫來,從書架上抽出一本《三國演義》交給任曉芬,說每個章回的標題就是新編密碼,讓她即刻與瀘城地下黨的二號電臺瀘臺聯系,用密語發出一條電文:青鱔:瀘城已展開大搜捕,王一聲等同志已被捕送往重慶,望迅速安排同志們轉移、隱蔽。并希與兄盡快晤面。切切。大河。

      任曉芬到后屋的小閣樓上發報去了。何柏芝對任曉光、秦菲菲道:“曉光,天亮后你去向郭爾桂報告,看他知不知道這次事件,鼓動他以瀘敘警司司令的身份過問一下此事,但要注意身份和言辭。菲菲,你去找找羅熙之,責問他這么大的行動為什么不通知你們辦事處,你有督導的權職哦!”

      “表姐,你是知道的!羅熙之昨晚可是請了我去看看的哦!當時我不明就里,沒去,——真后悔!現在我去責問他,咋說?”秦菲菲有些為難地說。

      “我們的目的是干擾遲緩羅熙之的大搜捕,為瀘城同志們的轉移隱蔽多爭取一點兒時間。咋說咋編你自己去想!”何柏芝滿臉肅然,語氣也變得有些生硬。

      “明白了!”秦菲菲故作對眼兒立正狀,將何柏芝逗笑了。

      過了半個多小時,任曉芬進來報告:“表姐,電文已發出,瀘臺回電了?!?/p>

      “什么內容?”何柏芝問。

      “收到?!比螘苑掖?。

      “什么收到?就這兩字?”

      “可能情況緊急,就這兩字?!?/p>

      “哦!但愿他們能躲過一劫??!”何柏芝發出一聲輕嘆。

    2

      郭爾桂聽了任曉光的報告,非常生氣,怒道:“這個老羅,不把瀘敘警司放在眼里!抓共產黨搞全城搜捕,這么大的事,怎么不向警司通氣報告?!秦菲菲知不知道這事?”

      “她也是才曉得。所以我趕來向司令報告?!比螘怨饣氐?,斟酌字句繼續說:“司令,羅專員搞這么大的動靜,弄得瀘城人心惶惶,雞犬不寧,老百姓誤以為是警司下令干的,對司令您已心生怨恨。他如此下去,百姓必反,瀘城、川南的治安狀況將急劇惡化,兵團掛牌儀式上司令說的將把守備之地建成黨國安定、穩固的后方,何從談起?堪憂??!”

      任曉光的話,郭爾桂聽明白了。心知這是何柏芝派他來傳遞訊息:讓他以司令官的名義,對羅熙之的行動進行干預,盡可能減少當地黨組織和進步人士的損失。盡管已經知道任曉光是潛伏在身邊的自己人,但何柏芝告誡過他:任曉光目前還不知道他的真實面目,不到關鍵時刻,不得亮明身份。

      “說得在理!”郭爾桂停止了踱步,邊說邊走到電話機前:“我給羅熙之打電話,先弄清情況?!?/p>

      對方接電話的是一名女秘書,說羅長官不在,到納溪縣公干去了。郭爾桂吼道:“你把我的命令記一下,即刻轉告羅熙之,不得有誤!凡此次瀘城地區抓獲的共黨及嫌疑份子,一律交由瀘敘警司審訊,不得轉解他處!”

      如果來不及撤退轉移而被捕的同志,交由警備司令部審訊處理就好辦多了,有希望活著出去。至少暫時不會被如羅熙之之流特務們槍斃、活埋、殘害。郭爾桂這道命令下得及時、高明又合情合理,不會引起特務們的懷疑,——瀘敘警司成立時,就明確了今后不管哪個部門在轄區內抓獲了共黨及其嫌疑人,一律需經警司黨政軍警憲特聯席會三堂會審,方可定性。在郭爾桂、水濤的暗中運作下,至今,不僅警備司令部從未處決過一名共產黨人,連軍警團聯合辦事處也沒再殺過人。氣得羅熙之暗中暴跳,明面上卻只能對郭爾桂半開玩笑:象郭司令這樣遇事都要講人證物證,一個共產黨都殺不了!所以,這次密捕王一聲等共產黨并連夜押解去重慶,庚即布置大搜捕行動,羅熙之事前密不透風,完全將郭爾桂拋在了一邊。臨時未說明什么事而邀請秦菲菲,被秦菲菲婉拒,正中羅熙之下懷,他根本就不想辦事處的人摻和,分享他的功勞。

      “司令,羅熙之雖是專員,但他也是瀘城保密站的站長。保密局掌握著生殺予奪的大權,恐怕他不會聽命于司令的。王一聲他們被捕后,羅熙之不是連招呼也不打,就將他們押送重慶去了嗎?”任曉光想再添一把柴,燒一把火,說道。

      郭爾桂點點頭,踱步思忖了片刻,讓隔壁的魏功邁叫來軍法處長水濤,命令道:“任處長,你率警衛營,由石龍楷團配合,火速沿川江瀘城至重慶水域,并瀘城至重慶的公路、去成都的官道和沱江碼頭,設卡檢查,如遇押解去這兩地的人犯,一律扣下送回警司監獄。水處長,你率憲兵團一個營,即刻在全城展開行動,將羅熙之抓獲的人犯給我弄回來!執行吧!”

      “是!”任、水、魏應聲而去。

     

      昨晚李樸生來教堂參加會議,開會前因拉肚子,匆匆去了廁所。在這里,他碰見了先來上廁所正在抽煙的劉再道。這人也是剛認識,聽說是才從烏蒙邊游擊隊調過來的,在聯一公司上班,秘密從事那里的工運工作。李樸生見他戴著一頂白色禮帽,很是扎眼,覺得奇怪,心想天氣又不冷,戴帽子干啥?而且還是暗夜中扎眼的白色?!內急,不及多想,和他點了點頭,蹲坑去了。出恭完畢,剛扎好褲子,忽聽見禱告堂內傳來了槍聲,劉再道喊了一聲:不好,有情況,老李快跑!

      李樸生本想去禱告堂里支援接應王一聲等同志,無奈瞅見特務忽啦啦涌上去一片,只得隨劉再道潛行至教堂后門,翻墻逃走。待他們跑出幾十米開外,后面響起了圍堵的特務一陣槍聲。這也是讓事后李樸生想不明白的地方:既然教堂后門已有特務設伏,為什么不在他們逾墻時捕獲,而是在他們跑出去后才響起一陣飛過頭頂的亂槍?跑到一處十字路口,李樸生說我們分開走吧,這樣相對安全。劉再道問李同志你在哪里上班,今后怎么聯系?李樸生看了他一眼,心想這人咋不懂規矩,亂打聽干啥?嘴上說道無業游民,會有人和你聯系的。說完,一頭扎進一條小巷,消失在夜幕中。

      李樸生想不明白的,劉再道一清二楚。白色禮帽是袁騰崗讓他戴的,并說這是羅站長的安排,已下令行動時,見戴白色禮帽者不得誤抓誤殺,以利代號蝙蝠的他在那邊長期潛伏,獲取情報。

      劉再道就是瀘城保密站站長羅熙之派遣打入中共地下組織的臥底!李樸生和他一道出逃,只有虛驚,安全系數高了去啦!

    李樸生穿街走巷,七彎八拐,很快來到小市下碼頭,原本他已和洪大妹約好,待這邊的會議結束后,他要過沱江,向周懷禮匯報二三兵工廠準備武裝護廠的行動計劃。這下,要匯報的,是剛才發生的緊急情況。

      三聲江鷗的鳴叫過后,一條打漁船從眾多泊岸的烏蓬船中悄然劃出。洪大妹送李樸生渡過了沱江。

      聽了李樸生的情況匯報,周懷禮感到事態嚴重,說道:“得趕緊通知陳野同志,作好應變準備,采取應變措施!”

      李樸生補充說了一下劉再道的情況:先上廁所,遲遲未返在那里抽煙,不冷的天氣卻在夜晚頭戴白色禮帽參加會議以及他們脫險時等奇怪反常情況。未了李樸生說:“去伊斯蘭教堂參加秘密會議的同志,都是工委書記王一聲單線聯系通知的。這么機密的事,保密局特務怎么知道的?”

      周懷禮不假思索地說:“肯定有特務混進了我們的組織!”想了想又說:“樸生,劉再道以前和您認識不?”

      李樸生搖頭:“我和他在教堂剛認識。他去上廁所后,一名參會同志告訴了我他的名字,據說是從烏蒙邊游擊隊調過來不久,在聯一公司上班。他只知道我的姓,脫險分手時,他問我在哪里工作,今后怎么聯系,我沒告訴他?!?/p>

      周懷禮點點頭:“干我們這行的,得百倍提高警惕!樸生,不管劉再道是不是我們真正的同志,既然他已認識了你,你暫時不要回二三兵工廠,先到安全屋躲幾天。廠里那邊,我安排同志去給你向陳夢雄廠長請事假,萬一發生什么情況,陳廠長會為你周旋的。就這樣吧,我立馬去找陳野同志?!?/p>

      “我扮著黃包車夫,護送你去吧?!崩顦闵牧伺难g外衣遮蓋著的駁殼槍。

      “不別。你趕快撤到安全屋,有任務我再派人通知你?!敝軕讯Y說完,叫上一個伙計,先期離開了魚棚子酒樓。

      作為川江特委和川江游擊隊直接領導、獨立行動的瀘城武工隊暨周懷禮小組的負責人,根據川康省委的指示,為了整合、聚集地下革命武裝,加強以瀘城為中心區域黨的領導,周懷禮部劃歸重新組建的中共瀘城中心縣委領導,周懷禮任副書記兼武工隊隊長,成了抗戰期間就擔任過中共瀘城地下黨書記、現從北平中組部來人陳野書記的副手。

      面見陳野,已近子夜。二人當即分析商量決定:鑒于王一聲等同志的突然被捕,肯定有特務打入我部,敵人隨即將會有大搜捕行動。應立馬通知有可能暴露的同志停止一切活動,隱蔽待機,聽候指示。城區內的,速即派人通知;交通不便的和瀘城所屬縣份的地下黨組織,用電臺發出指示??滩蝗菥?,周懷禮建議緊急啟用川江游擊隊原來設在瀘城的二號秘密電臺即瀘臺,向同志們發出預警指示電,——“瀘臺”從未被敵特偵破過,相對安全。

      忙活完,一條神秘電波突然傳來,是大河同志發出的情報。情知大搜捕行動已開始,匆匆復電“收到”后,東方已出現了魚肚白。代號青鱔、白鱔的陳野和周懷禮在汽笛的起航聲和纖夫們將要行船的船工號子聲中迅速撤離民生公司在澄溪口專用碼頭的一條躉船,上岸后乘接應的黃包車相向而去。

    3

      白露過后,秋分來臨。天氣轉涼,秋風陣陣,淫雨霏霏。這個秋天的況味,憑添了瀘城許多家庭秋風秋雨愁煞人之感。

      羅熙之的大搜捕行動,在郭爾桂的干預和秦菲菲貌似搶功橫插一杠的攪局下,雖溜掉了代號青鱔和白鱔(兩種長江里鰻魚的別稱)的中共瀘城地下黨的“匪首”等一批重要人物,但也頗有斬獲:在瀘城及所轄各地,搗毀了幾個中共的聯絡站點,破獲了幾起中共的外圍組織,抓捕了十幾個中共地下黨員及進步人士、工人、農民、學生、商販和群眾二百余人。羅熙之還是受到了國防部保密局的表彰,瀘城保密站領受了金條、銀圓等一大筆賞金。

      在重慶領取獎賞時,徐遠舉問羅熙之:“郭爾桂不讓你將抓獲的共黨押解到重慶,他想在川南、在瀘城搞獨立王國?”

      “這倒不是。他還是比較尊重我的意見的?!苯涍^數月的監視觀察,羅熙之感覺到郭爾桂對黨國是忠誠的,其所作所為既不象共黨也無通共嫌疑,何況人家共黨還行刺過他,差點要了他的命。所以,在以往向毛人鳳和徐遠舉的報告中,說過郭爾桂不少好話?,F在他老羅繼續替老郭解釋:“郭爾桂將來打游擊的決心和看法,同局座和區長你委派我回瀘城準備潛伏、打游擊的任務、目標完全一致。不過他是一個領兵的人,又是川南暨瀘城最高軍政長官,喜歡在戰場上同共黨搏殺,不諳特務事務,對捕人殺人,凡事都要講證據,進行三堂會審。他對我說過的一句話,也有一定道理?!?/p>

    “什么話?”徐遠舉問。

      羅熙之道:“他說象我們這樣三天兩頭搞大搜捕小搜捕的,這次抓了二百多人,牽扯到多少個家庭?弄得瀘城人心惶惶,凄風苦雨,民不聊生,讓老百姓對警司產生怨恨之氣,他這個警備司令沒法將瀘城,將川南建成黨國穩固、安定的可靠后方基地,將來怎么同共黨打游擊到底?”

      徐遠舉冷冷一笑:“老羅,別聽他胡謅。你該抓就抓,該殺就殺。告訴你吧,我已接到毛局長稟承校長旨意下達的手諭,共軍打進四川之前,將渣滓洞、白公館等重慶在押的共黨人犯,統統滅掉!你那邊也照此辦理?!?/p>

      “是?!绷_熙之應道,又問:“上次押解來的王一聲那批共黨,招了沒有?”

      “沒有。這幾個共黨,都是死硬分子。什么刑訊都用過了,他們還是做出寧死不屈的樣子。關進渣滓洞了?!毙爝h舉道。

      “區長,不是我說秦菲菲的壞話?!绷_熙之道,“要不是她立功心切,橫插一杠的話,瀘城的青、白二鱔,可能就被我抓住了。她說是你同意她插手瀘城大抓捕行動的?”

      “是的。她向我報告過,我說瀘辦有督察、巡視、協調之責,讓她全力配合老兄??!”說完,見羅熙之面有不悅之色,徐遠舉笑道:“老羅,你出生黃埔二期,是個老軍統,資歷比我還老,對秦菲菲這種小字輩,要多關照、培養,將來的天下是他們的哦!你看,毛局座不是后來居上了嗎?”

      兩人不陰不陽地對視了一下,哈哈大笑起來。

     

      羅熙之在重慶領受獎賞這天,陰雨連綿的瀘城,出現了難得一見的晴空萬里。何柏芝要去方山云峰寺拜佛以求生意興隆財源滾滾,實則是與青鱔接頭。任曉光為了保證首長的安全,以瀘城商行的名聲太響,何柏芝是大老板,方山一帶時有土匪出沒,怕表姐遭匪賊綁架打劫為因由,請示郭爾桂可否派警衛營的一個班護送前往?郭爾桂爽朗一笑:理所應當的嘛!我也是瀘城商行的一員,如果何老板遇險遭劫,大家的損失就大了去了。你們也不必走旱路前往,隔河渡水會繞很多冤枉路,我下令調一艘江防炮艇,送何老板去石棚場!這點小腐敗,我也是搞得來的!郭爾桂談笑間的話,冠冕堂煌。

      一大早,任曉光帶著鄧光強的加強班,乘坐炮艇護送何柏芝、任曉芬逆長江而行。

      船過水中壩,但見蘆花飄蕩,水鴨紛飛,景色甚美。任曉芬手指遠山叢中一座高聳的山巒,對船舷上憑欄而望的何柏芝喊道:“表姐,你看那山巒,象不象一頭碩大無比的臥象?”

      何柏芝定睛細看,果真如是。因逆水行船,江風甚大,她大聲對身邊的任曉芬問道:“真象巨象!那是什么山?”

      “方山!”

      “啊,好壯美,好震憾??!”

      炮艇駛到石棚碼頭,一幫轎夫腳夫正在岸上拉客。任曉光叫了兩乘滑竿(類似于兩人抬的轎子),請何柏芝、任曉芬坐上后,向十里開外的方山迤邐而去。

      方山,川南佛教名勝,自漢朝以來,就有小終南山、峨半堂、小峨眉山之稱;其由唐代敕建的老云峰寺,享有蜀中四大叢林之譽,供奉在里面的黑臉觀音,歷代被老百姓奉如神明,在他們心中,黑臉觀音有求必應,靈驗得很哦!方山,山形以方剛宏偉著稱。

      代號大河的何柏芝,將在建立于宋朝 的新云峰寺與青鱔同志接頭。

      這天因為天空放晴,進山前來朝拜菩薩的香客很多。沿途見很多人面容戚戚,呈悲苦狀,何柏芝問前面抬滑竿的中年人:“香客朝山怎么沒有一點喜悅,以前你見過的香客也是這個樣子的嗎?”

      中年腳夫答:“以前哪里是這個樣子嘛!很少看見去拜菩薩的人焦眉爛眼兒(悲悲戚戚之意)的模樣。太太你不曉得,這些香客中,很多人的娃兒子女和父母親戚朋友的,被官府抓進了監獄。他們來拜菩薩,高興得起來嗎?他們中的一些人,昨天就提前來到石棚,把場上的棧房雞毛店都住滿了?!?/p>

      何柏芝的臉色一下凝重起來,叫腳夫停下,她要下滑竿走路步行。任曉光急忙趨前耳語:“表姐,你要自己走路進山?這恐怕和你老板的身份不相符哦!據我所知,保密站行動隊隊長袁騰崗昨天就派了一批特務來到石棚、方山,想從這些香客中尋找線索,抓我黨同志?!?/p>

      已經下了滑竿的何柏芝點點頭,活動了一下腿腳,重又上了滑竿。

      恢宏大氣的云峰禪院,坐落在方山腳下,四周是雍榮華貴、峨冠博帶般的千年楨楠樹林。經過虎溪上的迎龍橋,云峰禪院四個金碧輝煌的大字觸目可見。何柏芝下了滑竿,對身著便裝的任曉光道:“尊重佛教,鄧光強那班衛兵就不必進山門了?!?/p>

      “好的?!比螘怨饣貞?,“安排好他們,我就去找寺廟主持,已經聯系好了的?!?/p>

      何柏芝同任曉芬進了山門,拾級而上,去了大殿。任曉光對鄧光強交待:你們在外面佯裝休息警戒,不得妨礙香客進寺廟,但需注意防范匪賊混入其中,如有緊急情況,鳴槍示警!鄧光強說了聲明白,忙活去了。

      拜了觀音菩薩、文殊菩薩,燒了高香,任曉光和一位和尚來了。任曉光對何柏芝介紹道:“表姐,大師是這里的主持,郭司令的朋友?!?/p>

      何柏芝、任曉芬合著雙掌微躬施禮,主持施禮道:“阿彌陀佛。二位女施主,跟我來吧?!睂⑺齻円蛄藮|廂房休憩室,告退走了。任曉芬留在外套間警戒,何柏芝徑直去了里屋。片刻,隱隱傳來了何柏芝和一中年男子的對答聲,聽不真切,任曉芬從那偶爾清晰的詞句中,猜想串聯起來,應該是六祖慧能的著名詩句:菩提本非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想必是首長和青鱔同志在用六祖慧能的偈語接頭吧。后面的話,就完全聽不清了,——任曉芬也不想聽,站起來隔著窗戶觀察外面的動靜,見庭院里任曉光正坐在石階上抽煙。心想哥哥真是細致厲害,三道警戒,三道防衛,如果真的有特務沖進來,也會被當作匪賊,死于他們的槍下。

      不到半個時辰,何柏芝叫進任曉芬,向一個身披袈裟的人介紹說:“她是我的助手任曉芬,代號青波,以后就是我倆的交通員?!庇謱θ螘苑艺f:“這位是瀘城中心縣委青鱔同志——陳野書記?!?/p>

      “陳書記是和尚???!”任曉芬很是吃驚。

      何、陳二人輕聲笑了。末了,何柏芝玩笑了一句:“陳書記這是扮假和尚念真經哦!”說完,和任曉芬先走了。

    4

      一場挖出保密站臥底,清除內鬼的大戲正緊鑼密鼓地悄然進行。

      何柏芝之所以要面晤陳野,是因為秦菲菲得到了確切情報:瀘城地下黨內的確有羅熙之的臥底,代號蝙蝠。入川前,上級雖給了她與川康省委、川江特委和瀘城中心縣委的聯絡方式、頻率、密語、彼此的代號等,但須是在她遇有緊急情況,需要當地黨組織策應掩護、支援配合,方可聯系,原則上不與之發生橫的關系。為了不使瀘城黨組織和地下武裝力量遭受更大的損失,何柏芝主動聯系瀘臺,傳送情報,反轉策應、支援他們。何柏芝還有更深層次的想法,——勝利前夕,敵人愈發瘋狂殘忍,地下黨組織應規避盲動,不給敵人以可乘之機,為將來新中國的建設多保存革命的骨干力量。那天和陳野在云峰寺接上關系晤面后,何柏芝將她的想法說了,同時和盤托出了秦菲菲挖臥底除內鬼的計策,請瀘城中心縣委配合。

      秦菲菲的計策是:請瀘城中心縣委以重新組建工運領導小組的名義,分頭通知原工運小組未被捕的同志和新考慮的人選,于某日到某地參加秘密會議。接通知的人,日期相同而地點不同,如果屆時某地出現了特務設伏圍捕,那接到在這個地方開會的人,就是臥底內鬼!這事僅限于大河、黃辣丁、青白二鱔四位同志知道。

      鄧光強打入七十二軍后,周懷禮的繼任交通員洪大妹,領受了傳遞信息的任務。她一會兒是真正的漁姑,劃船搖櫓;一會兒扮著小販,叫賣著香煙洋火;這邊廂女扮男裝,成了闊少;那邊廂手拿書卷,搖身變為了洋學生……兩天時間功夫,穿梭于瀘城,或傳授口信,或遞上字條,或打公用電話等等,將通知送到了將要參加秘密會議的人手里。

      一個秋風簌簌的上午,距離瀘城城東二十里的龍馬潭,煙雨濛朧。龍馬潭,因自山中流向長江的龍溪河水流經大回灣,回為成潭,其島若浮而名之。島上樟楠、修竹成蔭,自唐宋以來,以搖竹現魚、龍潭漲潮、龍潭祈雨等景觀,被譽為巴蜀“小蓬萊”,為瀘城八景之一?,F代文學大師茅盾先生,客居瀘城時,在他的小說名篇《虹》中,對龍馬潭的景色有過精當美妙的描述。

      因為雨天,風也得瑟,龍馬潭的游人很少。島上樹蔭竹林間的小徑上,偶或有撐著油布傘、打著洋花傘的情侶出沒漫步。環島四周的河岸,多了一些披著蓑衣的垂釣者。渡島兩邊的碼頭,停泊的烏蓬渡船上的那些艄公,不時向周圍張望,期待著登島者的出現。煙雨中的龍馬潭,顯得格外靜謐幽深。

      島上的制高點,兩樓一底、磚木結構、古色古香的觀魚樓酒家,已被保密站臨時征用。羅熙之和秦菲菲正在三樓上臨窗品茗,幾十米開外的龍溪河茶旅社和稍遠處的渡島碼頭,盡收眼底。

      羅熙之得到了蝙蝠的可靠情報:中共瀘城地下黨重建工運領導小組的秘密會議,將于今天中午在龍馬潭龍溪河茶旅社舉行。羅熙之連夜派遣袁騰崗率行動隊秘密前往,布置設伏,圍捕共黨。

      天亮時,羅熙之趕去督戰,臨時邀請秦菲菲一道去龍馬潭觀風望景。被電話吵醒的秦菲菲答應了,驅車來到保密站,換乘馬匹奔龍馬潭去了。

      秦菲菲看了看表,說道:“羅站長,已經十點半了,咱來此只是觀魚看風景?”

      羅熙之本來是不想讓保密局瀘城辦事處知道此次行動的。但鑒于前不久大搜捕行動,事前沒有告訴秦菲菲,不知她從哪里得到消息,行動剛開始,就跑來責問、吵鬧、搶功,無意中攪了局,讓彼此都很是不爽。后來聽了徐遠舉要栽培提攜后輩的話,羅熙之想想也是,為了黨國的利益,也為了避免保密站和辦事處心生芥蒂,今后互相掣肘,還是臨時請了秦菲菲前來觀戰,——反正見面前也沒給她說什么事,消息不會從辦事處那邊走露出去,而且功勞照樣是他老羅保密站的,同時也滿足了所謂負有督導之責的秦大小姐的虛榮心嘛!

      “秦主任稍安勿躁。自然風光看夠了,人文大戲就要開場了!”羅熙之不急不慢地笑道。

      “什么人文大戲?”

      “抓共黨!”

      “抓共黨?!”秦菲菲一臉吃驚的樣子,片刻,忽然笑了:“我說嘛,羅大站長那么忙,怎么會有閑情逸致請我來觀煙雨看美景,——必有蹊蹺緣故哦!現在明白了。今天我得好好學習前輩抓共黨的手段、智謀和經驗哦!”

      后一句話,讓羅熙之心里很是受用??磥砬胤品撇⒎侨藗兯f的冷面殺手、冷血美人,她也是一個會吹捧抬轎子的黃毛丫頭嘛!嘴上笑道:“哪里哪里。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秦主任的手段也是頗高明的嘛?!?/p>

      說話間,渡口那邊傳來一聲吆喝,一個身披雨衣,扛著漁具的人上船登島了。一會兒,袁騰崗上樓報告:“站長,來人是蝙蝠,進茶旅社去了?!?/p>

      “蝙蝠是誰?”秦菲菲問得有些冒昧。

      “自己人?!绷_熙之看了秦菲菲一眼,說道。心想還是保密局辦事處的上校代主任,連不該問的別問這般規矩都忘了?——真是乳溴未干!轉問袁騰崗:“來茶旅社的,就他一人?”

      “目前就他一人。離他們的開會時間,還有一個把小時。估計人員會陸續到達?!痹v崗答道,“我已問過茶旅社的老板,中午有人訂了兩桌豆花兒飯,昨天前來訂餐的人已交了訂金?!?/p>

      “張網以待吧!”羅熙之揮了揮手,袁騰崗下樓去了。

      越來越臨近開會時間,碼頭和茶旅社方向卻再也沒有發出來人的信號。一貫處變不驚,鎮定自如,老謀深算的羅熙之有些坐不住了,預感到什么地方出了紕漏,行動可能落空。正當他略顯焦躁地來回踱步,晃得坐在一旁的秦菲菲腦殼都大了的時候,袁騰崗急匆匆地跑上來報告:“站長,不好了,共黨取消了會議計劃?!?/p>

      “什么時候發現的?”羅熙之瞪大雙眼問。

      “剛才?!痹v崗簡化報告:“半個小時前,一名不知從何處登島的漁姑,給龍溪河茶旅社送食材,蝙蝠出去解溲溜達,回來后發現蓋碗茶的茶床下壓著一張紙條:天氣變化,另行晤面?!?/p>

      共產黨突然取消秘密會議,是誰走漏了消息,還是蝙蝠暴露了?不及細想,羅熙之問:“袁隊長,那漁姑什么來頭,現在何處?”

      袁騰崗道:“我已問過茶旅社老板,他說他從沒見過這個漁姑,估摸著是漁姑在附近打到了肥美的水米子,就近送來賣的。送完魚,漁姑就走了。站長,要不要在龍馬潭十里水域,展開搜查,抓住漁姑?”

      “算球了!”羅熙之有些生氣,“半個小時,順風順水的,漁姑早就把船劃向長江了!何況漁姑就是來送信的,蝙蝠暴沒暴露,情況不明,不必打草驚蛇,為了抓一個漁姑,影響長久計劃,因小失大!走,去看看蝙蝠再說!”

      走了兩步,見端坐一旁的秦菲菲神色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似在看他的笑話,羅熙之停下腳步,笑道:“秦主任一起去看看?”

      秦菲菲起身,抻了抻皮夾克:“羅站長去見你的臥底,我就不便奉陪了。人文大戲沒看成,改天站長大人可要請小女子吃豆花兒臘肉河鮮哦!我先回辦事處了?!?/p>

      “見笑見笑。一定一定?!绷_熙之客套著,讓袁騰崗送秦菲菲渡河上岸。

      室外,雨過初霽,在清新的空氣中,覓食的鳥兒鳴唱飛舞;一只老鷹在高空遮遮掩掩的陽光下,作盤旋俯沖狀,似發現了地下的獵物;而在碧綠锃亮的香樟樹上,有寒蟬的哀鳴聲突襲而至,這一番景致,讓上到河岸的秦菲菲忽然想起了兩句詩:高鳥遲云暮,寒蟬碧樹秋。心中說道:劉再道這只蝙蝠,等著好果子吃吧!心情為之大爽,帶著兩個隨從,翻身上馬,奔向城里。

      兩天后,代號蝙蝠的保密站臥底劉再道,莫明其妙地死于聯一公司的辦公室,同事們向警局的人作證說,劉先生請大家吃螃蟹,回辦公室不知他喝了一杯紅黃紅黃的什么飲料,就不行了。保密站的法醫對其尸體解剖化驗后向羅熙之報告:確定死于食物中毒,云云。

      在瀘城八景之一的龍馬潭召開秘密會議,瀘城中心縣委只通知了劉再道一人。而其他幾個被通知前往不同地點開會的同志,可以排除嫌疑,那些地方,均未發現特務出現。

    5

      蝙蝠誤食食物中毒而亡?羅熙之覺得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一定是蝙蝠暴露了,被共產黨清除內鬼所為!也怪自己大意,那天龍馬潭的秘密抓捕行動,劉再道一人前往后,也不見其他共黨與會,初始以為他是不是暴露了,可蝙蝠信誓旦旦地說不會,上次從伊斯蘭教堂逃出去的不只他一人,還有一位姓李的共黨;而且,昨天上午他接到參加秘密會議通知的時候,對方還說上級讓他在聯一公司積極發展群眾骨干,作為將來護城護廠的有生力量。蝙蝠說估計共黨要懷疑暫時也懷疑不到他頭上,今天的會議就是臨時取消。是不是共黨那邊哪里出了紕漏,其他人沒來可能已接到了通知,自己天不亮 就出門趕路,送信的人沒追上他,要不然派人來這里送取消會議的信干啥?他們應該是相信我的哦!羅熙之想想也是,對他說要注意安全,如遇有暴露的危險,隨時撤離!

      現在看來,的確是他老羅大意了!龍馬潭秘密會議,根本就是子虛烏有,是共黨為清除內鬼給蝙蝠和保密站下的套!羅熙之叫來袁騰崗,說按老弟的復仇計劃,立即沿長江方圓五十里水域,將年輕漁姑一律抓捕來,讓龍溪河茶旅社的老板、伙計來辯認!袁騰崗問要不要通知秦菲菲的辦事處,羅熙之說可以,這次可不能讓她看笑話!

      一時間,瀘城暗流涌動,風浪聚起。一天多的功夫,袁騰崗就帶人抓來了三十幾個打漁的年輕漁姑。讓茶旅社老板在保密站一撥一撥地辨認,結果一個都不是那天送食材的漁姑。袁騰崗問坐鎮辨別室的羅熙之和秦菲菲:“這些人怎么處置?”

      秦菲菲反問:“既然不是要抓的替共黨送消息的漁姑,留這些人在這里白吃干飯?”

      羅熙之揮揮手:“放了吧。省得郭司令又來過問,還得將這些人交軍法處。袁隊長,繼續明查暗訪,搜捕送紙條的漁姑!”

      袁騰崗說了一聲是,領命而去。

     

      去龍馬潭給劉再道送會議取消字條的漁姑,是洪大妹。送信,是為了迷惑敵人,穩住劉再道即蝙蝠,以利施計鋤奸。那天洪大妹根本就沒有劃船去,而是走陸路經隱蔽處潛水登島,取走頭天沉匿在河中的一包簍水米子,送往龍溪河茶旅社。任務完成后,又潛水過河換裝沿路返回經兆雅碼頭乘船回到瀘城,這樣做,即使敵人發現沿河展開搜捕,也便于脫身,哪有漁船的影子?回城后,瀘城地下黨組織判斷,待蝙蝠消除后,敵人有可能展開針對漁姑的行動,周懷禮指示洪大妹暫停一切活動,也不要出沒江波里。原本安排她去安全屋隱蔽,洪大妹說她有一個更安全的藏身之處,——去任家小院料理家務。任秦夫婦雖然一個是國民黨軍官、郭爾桂的心腹紅人,一個是特務頭子,但看起來還算正派;洪家又是任曉芬的救命恩人,任曉芬曾多次勸她風浪里討生活,既辛苦又不安全,請她去任家幫忙料理家務,除解決一應生活必需外,每月還給她幾塊大洋的工錢。周懷禮并不知道任家人的真實身份,思忖有國民黨軍、特這兩頂保護傘,所謂燈下黑更不易被敵人發現,或許還能搞到一些情報,同意了洪大妹的想法。不料,差點暴露了何柏芝小組在瀘城主要骨干的身份。

      洪大妹去商行找到任曉芬,答應幫任家。喜出望外的任曉芬,沒請示哥嫂,也根本無法聯絡請示北上成都去了的首長何柏芝,徑直陪著洪大妹回到任家小院,讓任曉光、秦菲菲大吃一驚,——這樣做是違反紀律的哦!可是,洪大妹的父母救過曉芬的命,他們也從種種跡象、行事中從察覺到證實了鄧光強啦洪大妹啦都是自己的同志,但對方不知他們的底細哦!

      情不能卻,任曉光問秦菲菲:“咋辦?”

      “一定是遇上危險了?!鼻胤品瓢迪牒榇竺靡欢ê妄堮R潭出現的漁姑有關,嘴上說道,“曉芬把人都帶回來了,還能咋辦?讓她先住下,不要外出。等表姐回瀘后再作決定吧!”

      背著洪大妹,任曉芬受到了任曉光的嚴肅批評。

      幾天后,瀘城保密站行動隊隊長袁騰崗,死于七十二軍作戰參謀處處長任曉光的槍下,隨之,龍溪河茶旅社的老板,也神秘失蹤。(未完待續)

    作 家 簡 介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圖3)

      冰春:著有長篇小說《戰將》《川江英雄》《暗道》及詩歌、散文、短篇小說集和影視文學劇本多部。長篇小說《戰將》獲四川省第十三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散文《飛翔的燕子》入選教育部語文出版社九年制義務教育課程標準實驗教科書(初中語文);詩歌《山海關》《母親河》收入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四川文學作品選;短篇小說《判決》收入《2006年四川青年作家中短篇小說選》。作品曾獲全國、省、市等獎項,有詩歌、散文、短篇小說、讀書筆記收入50余種選本。

    相 關 鏈 接

      1、獨家首發!冰春長篇小說《川江英雄》連載今起在本網推出

      2、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一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二章)

      4、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三章)

      5、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四章)

      6、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五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六章)

     ?。?、冰春長篇小說連載:《川江英雄》(第七章)

    (完)

    編輯:李永鑫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熟妇的大肥腚18p
  •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