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
    川南地區綜合性門戶網站

    酒城拾遺|渡口船頭帆落盡,滔滔江水寄相思

    川南在線  發布時間:2022-08-14

    自格拉丹東雪峰的第一片積雪融化,匯于姜根迪如冰川腳下,形成了滾滾長江的正源——沱沱河。自西向東,滔滔江水奔流穿越過青海、西藏,來到四川瀘州,接納沱江,孕育出依水而生的古郡江陽。萬里長江,無數渡口碼頭因水而興,江陽亦為其中之一,去去來來渡口舟,帆動楫響,隨船漂來一城繁華。雖時光荏苒,歲月變遷,船夫一一歸舟棄槳,昔年渡口歷經滄桑,舊人仍佇立江岸,看潮升,寄相思。

    1-2.png

    據《瀘縣志》及《瀘縣一覽》記載,宋元以來,出現過的渡口有余甘渡、楊公渡、撫琴渡、順江渡、羅漢渡、雙關渡、二郎渡、東巖渡、藍田渡、金雞渡、平遠渡、石棚渡12處,更有碼頭23個。史載,清光緒中期,四川總督丁寶楨改革川鹽運務,瀘州運鹽船幫成為朝廷認可的川楚八大船幫之首,凡出川士大夫、大賈巨商、行旅無不從瀘搭乘運鹽出川之船下吳楚,達揚州轉運河入京,這才有了趙熙筆下“歲歲官船出故鄉”之說。便也是依靠這些渡口,造就了一個八街九陌、通江達海的江陽古郡。

    《瀘州市市中區志》中說,攬載瀘州境內水路碼頭歷來有攬載交通船在城區往返。長江攬載航線上段起自納溪安富,經石棚至瀘州,船只多??砍蜗?;下段起自瀘州終至彌陀,船只多??吭陂L沱江匯合的小沙灣(會津門附近)。沱江攬載客運交通主要是從胡市至瀘州,亦有通灘、懷德等場鎮的攬載船開往瀘州,??康鼐阢凌藴?。然而,時代卷起發展浪潮一刻不停奔涌向前,鐵路、公路、空中航線層出不窮,這就顯得水路在越發快速的城市節奏中格格不入。至1995年,江陽客運渡口只剩下了8個,運行機動船、駁船、木帆船總計也只留下了78只。到如今,乘著木船迎著風,晃晃悠悠往來于江河兩岸的緩慢時光,卻是一去不復返了。

    1-7.png

    君看渡口淘沙處,渡卻人間多少人。

    老一輩的瀘州人算是親歷了渡口的興衰。曾經的寶來橋渡口連接市區與茜草,擁有過“全川最大客運碼頭”的殊榮。據居住在茜草街道的老人們回憶,上世紀60年代,橫渡長江的客船全為清一色的小木船,4角錢一張的船票,每只只能承載十余個乘客,兩個船夫分為立于船頭船尾,劃槳掌舵,小木船就在船夫的手中,破浪前進。行至江心,水流湍急,左搖右晃,揪得乘船之人提心吊膽。船夫倒是賣力吼著“嘿喲嘿喲”的號子,如同猛龍過江,干勁十足,實有一種人定勝天的熱血豪情。60年代末,機動船出現,人們更加傾向于選擇這種安全性更高的渡江方式,小木船漸漸消失于人們視線。到了1982年,瀘州長江大橋建成通車,結束了瀘州長江段沒有橋梁只能依靠躉船往返兩岸的歷史。2012年,國窖長江大橋建成,一橋架西東,天塹變通途,市區與茜草徹底融為一體,人們或乘車、或步行,船運這種出行方式注定緩緩退出歷史舞臺。

    1-8.png

    現在上網搜索寶來橋渡口,還能看見一位名為“林二”的網友在2013年3月21日于瀘州俯瞰論壇上寫下了這樣一句話:“聽說寶來橋,這個瀘州人民熟悉的渡口要封渡了,今天我帶著不舍的心情,坐上了在這里平生最后一次輪渡?!焙唵巫志?,寥寥幾圖,依稀可見文字之后的戀戀不舍和款款深情。2013年3月25日,寶來橋渡口終于徹底停運,800年的漫長歲月里,它曾迎來送往,也見朝代更迭,更經風霜雨雪,與其他渡口一同,構筑出張船山筆下“城上人家水上城,酒樓紅處一江明”的繁華盛景,也與其他渡口一道,讓步于現代城市的車水馬龍,無論古今,它都成為了瀘州人心中經久不消的一粒朱砂。

    1-10.png

    依水而榮的城市,也知不與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優勢背道而馳。長江以南,藍田金雞渡碼頭依然屹立不倒。登上甲板北望,江陽市區清晰可見,夜幕降臨,江面在璀璨燈火照耀下映射出繁華篇章。1987年12月至1992年11月,金雞渡碼頭建成,成為我國第一座大水位落差綜合性直立式碼頭,也是四川地方港口第一座綜合性機械化碼頭。水域岸線長230米,枯水期航道寬約500米,深約2.5米,常年可??孔鳂I1000噸級以下船舶,深水期可??孔鳂I6000噸級船舶。1990 年12 月 28 日,碼頭 3 號泊位散裝輸送線下式試機成功,碼頭真正跨入機械裝卸的新時代,來自古藺、敘永的煤、硫礦通過這里,轉運長江中下游。

    不論已經消逝或仍然存在的貨運碼頭里,一艘一艘“生命”的船只在“歷史”這條長河中排隊駛過,運送著名為“記憶”的貨物,搭建著江陽的興盛繁榮。

    月升,日暮,光影交錯,“砰”的一聲,船動了一下,離開了渡口,帶起粼粼波光,蔓延至江河。遠處,燈熄滅了,兩岸,燈亮起來了。

    (來源:江潮APP  記者 謝婉玲)

    編輯:肖昂


    關注川南在線網微信公眾號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 ,獲取更多最新資訊

    標簽:
    熟妇的大肥腚18p
  • <xmp id="g0mgg">
    <nav id="g0mgg"></nav>
  • <nav id="g0mgg"><optgroup id="g0mgg"></optgroup></nav>
  •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menu id="g0mgg"><nav id="g0mgg"></nav></menu>
    <tt id="g0mgg"></tt>
    <optgroup id="g0mgg"></optgroup>